余忆童时秋
  作者:虞跃  时间:2019-09-12  点击量:   
【字体:

清晨,微凉,不经意间,人行道旁树下的黄叶日渐增多。风起叶落,点缀着淡蓝的背景色,眼前闪过那斑驳岁月的光影。一幅山村田园画,一群少年嘻哈乐,很是幸福、愉悦。

童时的初秋,青色的瓦,白色的墙,灰色的砖,皓蓝的天,云淡风轻,若有若无间透着丝丝清凉。那时,父母同村里的大人们一样都外出务工了,自幼就被外公贴心照料着。现在想想,童时的我简直逆了天,真是三天不打可上房揭瓦,就连“如来佛祖”也奈何不了我。

余忆童时秋,秋是蓝色的,像无际深海中的一抹蓝。一眨眼的功夫,又要开学了,翻翻暑假作业才知道功课根本没有做。开学第一天,小伙伴们几个人一早就到了学校,趴聚在砖砌的乒乓球桌上,你做几页,我做几页,不大一会功夫也就做完了。那时的作业很少,薄薄十几页纸。在当时甚至有的老师忙农活都忘了开学这茬事了。

余忆童时秋,秋是金色的,是收获的季节。那时,田间树头果实累累,一片丰收农忙的景象。庭院里的枣树和葡萄也陆续结了果子。想吃的时候就摘个果子,在衣服上简单一擦,咬上一口,别提多清甜可口。大人们下地干活,而我有时会被“放养”,有时也会被带着一起。支一根黄布雨伞,旁边放着一壶土罐清茶和一包新摘的果子,就这样被放坐在埂边地头,吃着果子,喝着凉茶。还时不时把果核吐向田里,一次比一次吐得远,一次比一次吐得高,无比惬意。

余忆童时秋,秋是灰色的。难忘九八,突如其来的洪灾吞没了半个村庄。当时的我是被外公用储粮的仓桶给运出去的,被集中安置到村北头的学校教室里住下。十几户人家挤住在一间教室里,白天被限制的玩耍,生怕跑了出去;晚上咳嗽声、嘈杂声、蛐蛐声、柴犬声,声声相杂,过着“五指山”下的日子。

余忆童时秋,秋是粉色的。晚饭后,躺在竹丝摇椅上,打着蒲扇,数着满天的星斗,月色如画。到了中秋月圆时,外公就会悄悄拿出月饼分来吃。那时的月饼,没有精美的礼盒包装,只是简易的印花纸包,还透着油。也没有五花八门的馅馕,只有五仁冰糖。最为欢喜的莫过于一口咬中冰糖青红丝,那是幸福、快乐的味道。现如今,品尝再多的月饼,却再也品尝不到童时的味道了。

余忆童时秋,秋是彩色的。亲昵和谐的村坊邻里关系吃个饭都会端着碗挨家挨户串个遍,一顿饭吃成了百家饭,每次都是被外公揪着耳朵拽回来的。那时,年纪小心思却不用在“正道”上,村里方圆百里的地里种着啥闭着眼都能知道。待到月明星垂,顺手摸个瓜,摘个果都是常有的事,时不时第二天早上会有一些妇女站在土坡上,裹着头巾,插着腰,拉着嗓子整个山头的骂,但是我心里却“乐”开了花。

余忆童时秋,秋思也好、秋忆也罢。如今再次忆及,一切都是如此这般的美好。怀念童时的秋,怀念秋天的童趣,怀念秋夜里的星空,还有星空中消散的印花油纸。

 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双双色球今晚开奖结